文化艺术

土耳其的绘画艺术 

 西方绘画艺术于19世纪被引入土耳其,并逐渐在这里生根开花。20世纪初期,一些画家如纳米克•伊斯梅尔、伊布拉姆•卡利、阿芙尼•丽飞、费赫曼•杜兰以及伊克梅特•奥纳特纷纷去在欧洲接受了艺术教育,成为印象派画家。这些以“1914一代”著称的画家,影响了共和年代早期的绘画艺术发展。上世纪30年代,由若干公立研究中心(哈尔凯夫勒利)开展的有关安纳特里民族艺术文化的大规模研究影响了众多的艺术家,并促使他们接着去探讨在此次研究成果基础上提出来的一些新课题。

与此同时,由泽科•法克•伊泽、努鲁拉•贝克、埃里夫•纳兹、塞莫尔•特鲁、阿比定•蒂诺以及雕塑家祖赫图•穆利杜鲁组建的“D团体”,却对印象派绘画的发展趋势不屑一顾,并着手开创一种混合型的艺术表达语言,试图在土耳其传统艺术的某些元素与欧洲新绘画运动的理念之间、在本土绘画色彩与西方绘画技法之间、在民族艺术之“魂”与人类艺术理想之间进行融合。
     
艺术和文化发展纲要在20世纪30年代以后加大了实施力度,其中包括对坐落在伊斯坦布尔的国立美术学院(1936年以前被称作“沙娜依•奈菲塞•梅克特比”)的改组。在国家教育部的规划下从1949年至1950年期间,法国艺术家雷欧珀尔德•利维被任命为该学院绘画系的系主任。接着他的学生创办了一个雅号为“叶妮乐•格露布”的新绘画团体,它是继“D团体”之后绘画界最为重要的一支团体,他们使用清新明快的风格和新颖独到的技巧开展绘画实验。直至1955年之前,这支团体仍举办了不少画展。早期,该团体的画家主要关注社会问题,但是此后不久就离这种社会现实主义的艺术表达方式越来越远。
        
20世纪50年代,随着一波接一波艺术运动的兴起,第一批抽象派画家在土耳其也孕育而生,其中包括阿德南•库克、鹿特芙•古纳伊、塞姆西•阿雷尔、阿比定•艾尔德鲁鲁以及萨布利•贝尔克。他们试图通过使用书法来给抽象艺术形式增添一抹传统的和本土的笔触。内塞特•古纳尔关于社会题材的画作,德弗利姆•艾尔比尔的袖珍绘画,西哈特•布拉克从民间艺术中汲取养分的画作和奥尔汗•佩克用晕染技巧创作的动物形体画及安纳特里风俗画,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格多样的象征派绘画发展趋势的代表作品。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许多艺术家都试图在一些相互排斥的趋势间如抽象-象征派与综合-传统派之间进行融合。与此同时,一些先锋类画作和实验类画作则受到每年举办的“新趋势”画展的追捧。该画展在首建于1977年的伊斯坦布尔艺术节中举行。此外,从1980年以来,概念类绘画同传统绘画一样开始在油画中流行开来。

雕刻艺术

从奥斯曼时代后期开始的文化“西学东渐”浪潮中,雕刻艺术同其他艺术领域一样得到复兴。这些活动一直延续到了共和时代,使得雕刻艺术得以进一步发展。为了发掘出先前文明的雕塑遗产,人们进行了一系列被称作“民族性文物出土”的考古挖掘活动。此外,一方面,本领域的一些国外大师被请进国内来指导青年才俊;另一方面,年轻有为的学生则被送到国外接受艺术教育。1937年,德国雕塑家鲁道夫•贝林被任命为国立美术学院雕塑系的系主任。直至1954年,他历任该学院的教授,其间培养了不少学生,并且此后还继续进行雕塑艺术创作。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塔什里克公园和安卡拉大学农学院校园中的伊诺努纪念碑就是他的作品。土耳其史上最重要的雕塑展之一就是由贝林主持,在伊斯坦布尔技术大学的塔斯克斯拉大楼里成功举办的。

在雕塑艺术的发展早期,艺术家主要进行着纪念碑和阿塔图尔克雕塑的创作,而这期间,一些外国大师如科里佩尔、卡诺尼卡、哈纳克、托拉克和贝林等占据着主流地位,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20世纪50年代。然而,随着成立于1937年的纪念碑雕塑比赛的开展,土耳其雕塑家在其中获得了重大成功。例如,在厄尔珠鲁姆纪念碑的设计比赛中,阿里•哈迪•巴拉摘得桂冠,而祖赫图 •穆利多鲁位居第二。此外,在同时有外国雕塑家参加的玛尼撒纪念碑的设计比赛中,内加特•西若尔列居第一。许多在20世纪50年代开始从事职业艺术创作的雕塑家,例如哈克•阿塔姆鲁、亚弗兹•格勒夫、卡米尔•索纳德、伊汉•克曼、许瑟因•格泽和图尔古特•普拉,他们都是贝林的门徒。甚至那些主要以象征派作品为代表的雕塑家也曾进行过象征-抽象雕像的实验创作。然而他们中有一些,主要是伊汉•克曼、萨蒂•卡利克和图尔古特•普拉,他们的作品主要是抽象派雕塑作品。其中,伊汉•克曼多次在国外举办雕塑展,并且在许多比赛中赢得荣誉。

哈迪•巴拉和祖赫图 •穆利多鲁从20世纪50年代以后影响了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发展。该时期的主要特征在于抽象派雕塑方法,以及种类繁多的当代雕刻工具和雕刻技巧的使用。一些雕塑家如塔默•巴塞歌鲁、库兹冈•阿卡、古尔达•杜亚和纳米克•德尼兹汉都是这一学派的代表性人物。在1961年举行的巴黎青年赛中摘得桂冠的库兹冈•阿卡就创作了一系列趣味横生的抽象派雕塑作品。例如,位于伊斯坦布尔的玛尼法图拉茨拉•卡西西(伊斯坦布尔纺织品市场)前边的钢铁浮雕——“库斯拉”(飞鸟群)就是他的作品。此外,将新维度引进象征派雕塑的梅赫梅特•阿科索夫,用金属材料和石头材料创作抽象派雕塑作品的费力特•欧兹森,用木质雕塑吸引人们注意力的塞姆•布加伊和哈伊•卡拉伊以及梅汀•哈瑟克等等,都是当代一些引人注目的出色雕塑家。

阿塔图尔克对推动雕刻艺术发展的贡献

土耳其共和国的开创人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高度重视教育和艺术改革,将之置于首要地位。在这种新形势下,长期受到阿拉伯文明和波斯文明影响,后来又遭受西方文明冲击的土耳其艺术终于开创了一种属于自己的独特艺术形式。阿塔图尔克相信艺术是一股强大的道德力量,对一个新国家的国民心态的正常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他赋予美术一种非同寻常的特殊意义。在土耳其共和国建立以后,就实施了以下措施来推动雕刻艺术的发展:
1.在土耳其历史协会的指导下扩大建筑学研究。

在考古挖掘中打开的新发现极大地拓展了雕塑家和其他艺术家的视野。这次挖掘使人们发现了数量惊人的一批新的土耳其古城遗址,有的甚至可追溯到公元前8000年。位于亚瑟米克地区的一些遗址对雕刻艺术来说尤其引人注目。这个区域的雕塑作品带有专业分工清晰以及技巧精熟的强烈印记。1926年由冯•德•奥斯坦挖掘出来的位于阿拉卡和于科、卡林卡娅、伯格兹科夫和迪尔门的一些作坊,时间可追溯至公元前2000年,它们都体现出了一种高度发达的雕刻艺术形式。

2.大批学生被送往位于巴黎、慕尼黑和其他城市的雕刻艺术中心。

首批去国外学习的有拉提皮•阿希尔、阿里•哈迪•巴拉、祖赫图•穆利多鲁和努斯雷特•苏曼。与此同时,也开始任用一些国外雕塑家。例如,1937年,贝林为了躲避希特勒的纳粹德国来到土耳其。他的门徒就包括了胡瑟因•欧兹堪、哈克•阿塔姆鲁、亚弗兹•格雷伊、拉米•阿尔提梅、伊兰•科曼、泽林•博卢克巴西、胡瑟因•盖则、图尔古特•普拉、萨蒂•科里克。

3.创设一个艺术氛围更加浓郁的环境。

在各式各样的报纸和杂志上刊载的有关“艺术自觉性”的文章增进了雕塑家同公众之间的沟通交流,并且提升了普通百姓对这类艺术形式的兴趣。阿塔图尔克设立了许多雕塑奖项,并且还开设了新的艺术学校、艺术培训中心、博物馆、国家展览馆和美术馆。

摄影艺术

摄影学最早成立于19世纪50年代,它在共和年代的早几十年里获得了快速发展。西方已发展成熟的新摄影技巧被引入国内,新闻媒体也开始大量地使用照片。这一时期的土耳其摄影家开始将百姓的日常生活、城镇以及土耳其的历史性建筑作为摄影对象,拍摄了大量的照片。此外,风景摄影学也发展起来了。1932年,土耳其举办了首届摄影比赛。与此同时,学校的课程开始将摄影课纳入其中,而摄影家协会也于20世纪30年代正式组建了起来。

摄影家阿拉•古勒•塞玛尔•伊斯克塞尔、努雷廷•艾尔克里克、塞拉哈廷•吉兹、利玛所鲁•那茨、西纳西•巴鲁特楚、伊赫三•艾尔克里克以及巴哈•格任贝伊都是共和年代早期最重要的摄影家。艺术摄影学最早的种子就是由20世纪50年代培养起来的这一代艺术家播撒下去的。
     
阿拉•古勒是这一代中艺术家中最重要的摄影家之一。他以一位带有精湛摄影技巧的当代艺术家的眼光来看待本土的摄影主题。他不仅在土耳其而且在全世界也被公认为是一位杰出的艺术家。这位被一些评论家视为全世界十大最佳摄影家之一的阿拉•古勒也曾为众多的世界知名摄影杂志拍摄照片。

新闻摄影家奥占•萨格迪克也拍摄了大量富有创造性的摄影作品,它们就如同以土耳其不同地区的景观为背景的雅致明信片。古尔泰金•慈兹根广泛地采用土耳其本土的社会题材,他的这类摄影作品极大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萨赫因•卡伊冈孜孜追求着新奇创意,向世人展示了一种相当独特的摄影思路,他的作品体现出一种梦幻般的象征风格。他在摄影时使用了一种偏光板,成为土耳其使用这类摄影技巧的先锋人物。另外,拍摄黑白照片的阿提拉•特鲁诺格鲁,巧妙运用摄影棚技巧的穆斯塔法•卡皮金,拍摄彩色照片的哈利姆•库拉克斯,进行建筑学摄影的热哈•古内,还有新闻摄影的费克雷特•欧特亚姆和旅游摄影的萨米•古内,他们都是土耳其非常著名的当代摄影家。此外,埃尔欣•阿勒科、塞姆西•古内、萨比特•卡尔法吉尔、伊萨•赛力克、萨克尔•艾扎茨巴西、车吉兹•卡尔利欧法、伊布拉辛姆•德米热尔、哈利姆•库拉克西斯、梅赫梅特•巴伊汉、车尔克斯•卡拉达歌、努利•比尔格•塞伊兰、拉玛赞•奥兹图尔克和克斯库•阿拉尔的摄影作品都引人注目,好评如潮。    在土耳其,历史最悠久同时也最权威的摄影协会是IFSAK(伊斯坦布尔摄影家和摄影爱好者协会)。相类似的协会还有位于安卡拉的AFSAD,位于阿达纳的AFAD,位于特拉布宗的FOTO论坛以及位于克萨埃里的KASK,它们都开展了一些具有相当影响力的摄影活动。

土耳其音乐

充满生活气息的土耳其民间音乐起源于亚洲大草原,它和出于奥斯曼宫廷的土耳其古典音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土耳其民间音乐都没有记谱,而是按照传统的方式由被称为“阿斯克拉尔(asiklar)”的民谣歌手口头传唱。和民间音乐截然不同的还有奥斯曼军乐,现在经常由伊斯坦布尔的禁卫军军乐队演奏,这种音乐起源于中亚地区,由壶形鼓(kettle drums)、竖笛、铙钹和铃铛演奏。这种神秘的土耳其回旋德尔维什乐曲从头到尾都萦绕着簧管和“奈伊笛”(ney)的乐声。12月的梅乌拉那节期间可以在科尼亚(Konya)欣赏到这种音乐。  

戏剧     
    
正如在世界其它地方一样,戏剧艺术在土耳其的产生和发展得益于两大因素:一是史前流传下来的民俗庆典及宗教仪式,二是日常生活中发生的故事、传奇及事件。上述种种活动往往需要借助舞台表演,于是便产生了最早的戏剧。在土耳其农村地区,这种民间戏剧至今仍然存在。木偶戏,卡拉戈兹(Karagoz)皮影戏,麦达(说书人)以及奥塔奥因(Orta oyun)(一种奥斯曼风格的舞蹈)等民间戏剧艺术形式,在西方戏剧艺术全面进入之前,都曾在土耳其民间广泛流传。1839年,坦齐马特(Tanzimat)敕令的发布宣告了土耳其国家及社会一系列变革的开始,变革之一便是土耳其国家大剧院的建立。就在这一时期,在皇室和政府高层的支持下,西方戏剧叩开了土耳其的大门。karagoz - hacivat 皇室对戏剧的密切关注促使整个社会对戏剧采取较为宽容的接纳态度。穆赫穆特二世图书馆收藏了大量的戏剧作品。政府高层则鼎力支持西方戏剧在土耳其的开花结果。土耳其知识界及土耳其驻外使馆也为此作出了许多贡献。在观摩各国戏剧方面,土耳其驻外使馆可谓是近水楼台,并由此对西方戏剧艺术产生了深刻的了解。阿赫迈特•维菲克•帕萨(Ahmet Vefik Pasa)对莫里哀的剧作进行了翻译和改编,使其展现在土耳其的戏剧舞台上。他还在布尔萨建立了一座剧院,让戏剧艺术为这个城市的人们带来丰富多彩的生活。
               
土耳其知识界在引进西方戏剧艺术的同时,却冷落了土耳其土生土长的传统戏剧。这导致了早期土耳其戏剧艺术中民族性的缺失。传统戏剧的传承和发展往往仅靠言传身教。为改变此种现状,赛米尔•帕萨(Cemil Pasa)于1913年至1914年担任伊斯坦布尔市长期间,创办了第一所戏剧学院。学院的戏剧和音乐系被命名为"Darulbedayaii Osmani剧团",首任总监是安德•安东尼(Andre Antoine)。安德鲁•安东尼在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返回了自己的祖国,其继任者是穆辛•埃尔图格鲁尔(Mushin Ertugrul)。 1916年,“Darulbedayii剧团”举行了首次公演。此后的9年里,其一直在跌跌撞撞中寻觅着自己的立足点。直到1926年至1931年期间获得伊斯坦布尔市政府的财政支持后,才开始跨入正轨。1931年,初具市立剧院的雏形,并于1947至1958年期间获得长足发展。国立剧院管理局于1940年6月10日依法成立。其一开始隶属于国家教育部,后曾归属于首相府,再后来又归属于文化部。

国立剧院管理局的职责可概括如下:促进土耳其民族文化和语言的发展;协助对土耳其剧作家的培训;推动国家保留剧目的发展;通过全国巡演在大众与剧院之间建起纽带;扩大土耳其剧作家的作品在海外的影响;加强与外国艺术家的交流合作;参加国际国内各种艺术节;提高土耳其人民对戏剧艺术的兴趣。国立剧院管理局成立之后,其在安卡拉的若干剧院于1948至1949年期间纷纷开始运营。7年后,也就是1956年10月5日,“小厅剧院”成立。同年,安卡拉有了第三个剧院,即“哈尔科维(Halkevi)剧院”。“新舞台(New Stage)剧院”则成立于1960至1961年演出季。而后,“阿尔丁塔格(Altindag)剧院”于1964 年3月27日成立。在其它地区,首批剧院也相继于1956至1957年演出季开始拉开帷幕。位于布尔萨的“阿赫迈特•维菲克•帕萨剧院”成立不久,位于阿达纳(Adana)和伊兹密尔的两家国立剧院也告成立。位于伊斯坦布尔的阿塔图尔克文化中心于1969年开业。1978至79年转制为公司,其作为国立剧院曾连续在伊斯坦布尔巡演。 随着宪法的颁布,戏剧创作获得了长足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