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

017.jpg

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Turkish and Islamic Works Museum)是首家全面覆盖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作品的土耳其博物馆。它于19世纪末期开始筹备工作,到了1913年全部完工,并对外开放。这座博物馆建在位于苏莱曼清真寺(Süleymaniye Mosque)的救济所里(苏莱曼清真寺(Süleymaniye Mosque)是米玛·斯南(Mimar Sinan)最重要的艺术作品之一)。这家博物馆曾用名“艾卡夫-伊斯兰米耶-姆瑟西”(伊斯兰基金会博物馆),共和国宣告成立后改名为“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 Turkish and Islamic Works Museum)。

1983年,这家博物馆从救济所搬迁至易卜拉欣帕夏宫(İbrahim Pasha Palace)。易卜拉欣帕夏宫(İbrahim Pasha Palace)是16世纪奥斯曼民用建筑最重要的代表性建筑,也是具有历史意义的赛马场所(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罗马时代)。这座宫殿确切的建造目的和建造时间仍是个谜。1520年,它由在位长达13年的苏莱曼一世(立法者)苏丹(Kanuni Sultan Süleyman)赠送给易卜拉欣帕夏(İbrahim Pasha)。

据历史记载,易卜拉欣帕夏宫(İbrahim Pasha Palace)比托普卡帕宫(Topkapı Palace)规模更宏伟,也更加华丽壮观,它曾是众多皇室婚礼、盛宴、庆典的举行场所,同时也是叛乱、骚动发生之地。在1536年易卜拉欣帕夏(İbrahim Pasha) 去世以后,它就被称作易卜拉欣帕夏宫(İbrahim Pasha Palace)。这座宫殿也曾被其他国家元老使用,充当过兵营、大使馆、登记所、禁卫军团驻扎营、制衣工场和监狱。

和其它大部分用木头建造的奥斯曼民用建筑相比,这座周围环绕着四座大庭院的宫殿是用石头建造的,因此它能够保存至今。1966年到1983年期间,它被重新整修,被用作为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的所在地,从而焕发出新生命。目前用作为博物馆部分的主要是宫殿中宏伟的礼仪大厅和大厅周围的第二庭院。同时这座礼仪大厅也是这座奥斯曼宫殿模型制作的主要部分,是西方艺术家影像版画和桌面的主题。

1984年,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Turkish and Islamic Works Museum)在欧理会(The European Council)举办的年度博物馆竞赛中被授予特别评审奖(the Special Jury Award),同时因为它对如何让儿童热爱文化遗产做出了非常有价值的研究,欧理会(European Council)和联合国科教文组织(Unesco)也颁发给它一份奖金。

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博物馆之一的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几乎拥有伊斯兰所有时代和所有不同种类的艺术作品,目前馆中此类艺术品的收藏数量已经超过了4万件。

地毯展区

这个世界上地毯作品收藏最丰富的展区,拥有相当独特的重要性,以至于这座博物馆在很长时间里以“地毯博物馆”著称。这座博物馆不仅收藏有最丰富的土耳其地毯,而且包括世界各地的地毯。除了珍贵的塞尔柱地毯,这个展区最有价值的收藏品还包括属于15世纪的祷告坐垫、印有动物形象的地毯,还有15世纪到17世纪在安那托利亚地区生产的地毯,西方人受这些地毯上的几何图案和笔墨的启发,称之为“赫尔拜因地毯” (Holbein Carpet)。

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Turkish and Islamic Works Museum)的地毯收藏品中后来又增添了伊朗和高加索地毯以及著名的乌沙克和宫廷地毯,从而变得更加丰富。因此,任何对地毯艺术开展严肃调查的研究人员,都必须参考这里的资料。

手写稿和书法展区

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Turkish and Islamic Works Museum)手写稿展区收藏的大部分作品就是《可兰经》。从7世纪到20世纪以来,这部《可兰经》是从伊斯兰教传播的广大区域里慢慢收集整理起来的。

这是一部分极其稀有珍贵的收藏品,在这里可以欣赏到所有艾美伊(Emevi)、阿巴斯(Abbasi)、埃及、叙利亚吐鲁诺古拉(Syria Tulunoğullari)、法提米(Fatımi)、艾于比(Eyyubi)、梅鲁克(Memluk)、默格尔(Moğol)、图尔门(Türkmen)、塞尔柱(Seljuk)、提姆利(Timuri)、萨法伊(Safavi)、卡喀尔(Kaçar)、安那托利亚公国(Anatolian Principalities)和奥斯曼(Ottoman)的书法艺术作品。

除《可兰经》以外,在手写稿作品中还有另外一些著作,它们的主题非常多样化(有些带图片),而且它们的写作风格和封皮也十分吸引人们的注意力。

帝国法令、带有奥斯曼苏丹署名的委任状、件件都是艺术精品的苏丹署名还有土耳其和伊朗的微型作品,这些都使得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博物馆之一。

木头工艺品展区

这些收藏品中最重要的作品是9世纪到10世纪的安那托利亚木头艺术作品。

除了从安那托利亚塞尔柱王朝和公国保存下来的独特作品之外,这些有趣的艺术作品还包括奥斯曼时代镶嵌有珍珠、象牙和龟甲的木头工艺品、独特的镶嵌艺术样品、部分《可兰经》的收藏盒、阅书架和抽屉等。

石头工艺品展区

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Turkish and Islamic Works Museum)里汇聚了一批属于艾美伊(Emevi)、阿巴斯(Abbasi)、梅鲁克(Memluk)、塞尔柱(Seljuk)和奥斯曼(Ottoman)时代的带有题字的石头工艺品,其中一些带有图案花纹,还有一些带有人物和动物形象。塞尔柱时代最独特的石艺精品、上头绘有狩猎场面还有一些斯芬克斯、格里芬、龙等寓言动物的墓碑、用各种奥斯曼书法设计方法刻成的碑铭,无论在艺术质量和作品数量上都具有重要意义。

陶瓷和玻璃工艺展区

该展区里的大部分作品都是从1908年到1914年期间进行的考古挖掘中发现的陶瓷作品,其中来自萨马拉(Samarra)、帕卡(Rakka)、特哈勒(Tel Halep)和坎桑(Keşan)地区的作品位于展区前列。

在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Turkish and Islamic Works Museum)的收藏品里,可以发现伊斯兰年代早期陶瓷艺术发展的不同阶段。该收藏品中还有一大部分作品是属于安那托利亚公国(Anatolian Principalities)和塞尔柱(Seljuk)时代的马赛克镶嵌图、壁龛和墙上的玻璃砖瓦、科尼亚-科克卡斯兰宫殿(Konya Kılıçaslan Palace)的石膏装饰物。奥斯曼玻璃砖瓦和陶瓷艺术品中的最后部分是接近屈塔希亚(Kütahya)和查纳卡莱(Çanakkale)时代的陶器。

玻璃工艺品展区首先展出了公元9世纪的伊斯兰玻璃工艺品,此外还包括公元15世纪的梅鲁克蜡烛和奥斯曼时代的玻璃艺术品。

金属工艺品展区

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Turkish and Islamic Works Museum)金属工艺品展区里,最先展出的就是属于塞尔柱帝国(the Great Seljuk Empire)的那些别具一格的作品。该展区收藏的一大部分作品分别是研钵、香炉、大口水罐、镜子、迪拉姆、慈乌鲁清真寺(Cizre Ulu Mosque)的门环。此外还有14世纪装饰有星座和行星符号的枝状烛台,这些烛台在伊斯兰金属工艺中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所有从16世纪一直到19世纪的奥斯曼金属工艺品还包括银饰章、黄铜饰章、(戴宝石装饰的)的铜锌合金饰章、蜡烛、香水瓶、香炉和洗衣盆。

民俗展区

当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Turkish and Islamic Works Museum)搬迁至易卜拉欣帕夏宫(İbrahim Pasha Palace)后,这些经过很多年才收集起来的民俗艺术品最终得以展出。

在这里展出的是博物馆中年代最晚的艺术作品,其中包括从安那托利亚(Anatolia)各个地区收集到的基里姆地毯织机、羊绒着色技巧、大众编织和装饰艺术样品、地方流行服饰、家用物品、手工艺品及其制作工具还有牧民的帐篷,它们都陈列在属于自己的展窗里。